全本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巅峰仙道 > 第一千零二章?天门最高的许可(一更)
    我知道你去了哪里,但你却回不来了。
    通道毁了。
    等待没有意义了,希望也成了冰凉。
    月衡落寞地转身,孤独地看着远方,迈出了沉重的步伐,每一步,似都有些踉跄,不稳,那曾坚强的身影,变得有些佝偻与脆弱。
    周围的一切都摧毁了,山、树,人,都不见了。
    “雨雪,你答应过我,你会回来的,你一定要回来,我还在等着你。”
    月衡流下眼泪,不敢回头。
    走吧,去找老祖,一定还有办法,一定还有办法!
    雨凝搀扶着宁小雪,叶婉拉着紫灵,宋天星默然地凝视着幽深的深渊,庞大的动静将深埋的地下水脉给翻了上来,数十里的深坑到处都有水流溢出。
    这里,将会成为深湖。
    宁小雪挣脱了雨凝的搀扶,走向邰子,泪烫过脸颊,压抑着颤抖,轻声问道:“前辈,还有其他的方法?”
    邰子看着深渊,内心的悲痛不比宁小雪小。
    百里楼虽然没有派出邰书功与邰钰,但也派出去了优秀一代,可现在,全都留在了幽冥秘境之中。
    最让邰子感觉到浑身发冷的是,不止是叶长天回不来了,东方归鸿、苏馨、月雨雪等这一批极为优秀的年轻后辈,都将回不来了!
    进入至幽冥秘境的,可不是数十人,而是三万余人!
    这还都是一些宗门中的核心力量!
    全埋在了深渊之下!
    邰子很想哭,事情比想象的更为严重。
    有些谋划,这些人都是至关重要的棋子,一下子将这些棋子从棋盘上扫出去,那接下来的棋局如何下?
    “可以支撑进入至幽冥秘境的通道只有这一条,唯有这一条,没有其他的路了。”
    邰子看着宁小雪,悲痛的目光,让宁小雪都为之一颤。
    “慈悲慈悲。”
    孟元、武醉凌与章元寿走了过来。
    宁小雪等人连忙施礼。
    孟元抬手阻止了宁小雪等人,叹息了一声说道:“幽冥通道毁了,只是关闭了幽冥秘境通向玄灵大陆的通道,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吧?”
    宁小雪睫毛一颤,扰动了泪水,似乎明白了什么,愣愣看着孟元。
    武醉凌拿起酒葫芦,想要喝,放在嘴边,又放了下来,塞上酒葫芦,将酒葫芦倒过来,摇晃着说道:“堵塞了出路,酒出不来了,但酒还在酒葫芦里。”
    章元寿打着哈欠,手指中的三枚金币快速飞舞,刹那,手指停动了动作,三枚金币瞬间崩碎,章元寿眼神一眯,扫手,将破碎的金币收入至袖子中,低沉地说道:“世界不同,测算无踪。”
    宁小雪扫了一眼章元寿的袖子,里面破碎的金币怕不下三十,这可是耀金石打造的金币,竟都无法承载道运的推演,纷纷破碎!
    “你们是说,老大他们现在还安全,只是回不来了?”宋天星连忙问道。
    “慈悲慈悲,可以这样说,但通道崩溃,绝非是我们这边出现了变故。”孟元指了指远处,众人一边走,一边谈论。
    “是幽冥秘境之中的人毁了通道!这么说,长天,轻月他没事!”
    宁小雪紧握着手,脸上恢复了一些气色。
    自己以为整个幽冥秘境都崩溃了,才会带来如此强大的波动,还以为长天与轻月都不在了!
    现在看来,只是那里关上了门?
    如果是里面的人主动关了门,那里面的人一定还在!
    至于危险?
    长天哪一次行动不是危险的?
    至于绝路?
    长天走的路,哪一条不是绝路?
    “他会回来的!”
    宁小雪嘴角浮现了一丝笑意,然后补充了一句:“一定会回来的!”
    紫灵坚定地点了点头,叶婉、宋天星等人对视了一眼,重重点头。
    孟元呵呵一笑,武醉凌饮酒哈气,章元寿眼皮子又开始打架起来。
    邰子抢过武醉凌的酒葫芦,咕咚咕咚喝个没完,直至武醉凌几乎要跳脚大骂的时候才停了下来,冲着武醉凌喊道:“你瞪什么,敢说一个字,这葫芦我就收了。”
    武醉凌顿时蔫了,看着邰子有些无语,一个老前辈抢人东西,你还好意思。
    邰子叹了一口气,将酒葫芦丢给武醉凌,对宁小雪等人说道:“不要乐观,地狱无门,他们就算是现在活着,也保不准下一刻还活着……”
    “额,我是说,他们现在的处境,一定极为危险……”邰子深吸了一口气,这群家伙的眼神咋就这么犀利,杀气凛然的。
    “是啊,关门是第一步,第二步是什么?”宁小雪皱着眉头问道。
    “自然是打狗吃狗肉了,配上美酒,最是舒服,额……”武醉凌感觉浑身冰冷了起来,似乎是冬天来了,不对啊,现在就是冬天啊,为什么还有比冬天更冷的一种感觉。
    宁小雪收回了可以杀人的眼,揉了揉眉头,说道:“长天一定不会有事的,他绝对可以再回来的!”
    “可那里是地狱。”邰子哀叹道。
    “地狱又如何?将地狱打穿就是天堂!”宁小雪坚定地说道。
    “天堂又不是玄灵大陆……”宋天星嘀咕了一句。
    宁小雪暴怒了,抓过宋天星便殴打起来,欺负不了老的,还欺负不了小的?
    邰子看着闹成一团的宁小雪等人,回头问孟元三人:“你们觉得,他们还能回来吗?”
    孟元回身看了看那恐怖的大坑,对邰子苦笑道:“慈悲慈悲,在我们看不到的世界,有一场狩猎,我们现在能做的,只能是焚香祷告,将一切,交给道运。”
    武醉凌对孟元呸了一脸酒水,嚷嚷道:“什么焚香祷告,明明就是吃饱喝足睡大觉,上次你说焚香祷告,结果房子都烧着了,你还在那睡觉,要不是老子聪明,用酒泼醒你,你早烧死了。”
    “你妹啊,你还有脸说?本来火还没烧到我,你一用酒,我胡子、眉毛都烧没了。这笔账还没给你算呢,你还敢提!”孟元擦了擦脸,撸起袖子,愤愤然地握着拳头。
    “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别吵吵,不知道人老了需要多睡觉吗?别总是动手动脚的……”章元寿揉着睡醒惺忪的眼,似乎随时都可能睡去。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孟元与武醉凌同时喊道。
    “慈悲慈悲,章老头,生命在于运动,你不能总是睡觉……”孟元鄙视地说道。
    “说什么呢,生命在于喝酒……”武醉凌摇晃着酒葫芦。
    “废话,生命在于睡觉,我睡一觉,醒来生命还在,多神奇……”章元寿打算找个山窝窝去睡觉了。
    邰子也愤怒了,抬手便敲在了西灵三怪的头上,三人捂着瞬间起来的包,瞪着邰子。
    邰子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你们三个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,生命在于欺负人,能欺负就狠狠地欺负,能揍,就往死里揍,别跑!”
    “慈悲慈悲,诸位再会。”孟元跑了。
    “那啥,我去打点酒……”武醉凌脚底抹油。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    章元寿有点困,动作缓慢了一点,结果被邰子给抓住,狠狠地摁在了地上,一阵地动山摇,不知道的还以为发生了二次地震。
    邰子是看明白了,孟元也好,章元寿也好,武醉凌也好,三个人比自己有自信。
    而最有自信的,还是宁小雪、紫灵她们,这些天门的人,貌似对叶长天有着无限的认可,纵然是叶长天到了地狱,似乎也能爬出来一样。
    可现在没有路了。
    幽冥通道毁灭了,他们怎么才能离开幽冥秘境?
    寻找新的出口?
    隐秘通道?
    那几乎是不可能的,隐秘通道的存在本身就是随机事件,是幽冥秘境与玄灵大陆在某个空间上的交织形成的不稳定通道。
    与其说是通道,不如说是空间裂缝。
    这些通道很是狭小,混杂着极为强烈的空间乱流,无论对鬼魔还是对人类,都存在着极强的伤害。
    先辈之中,有不少人是在经过这些通道时重伤乃至陨落的。
    这样裂缝性质的通道,似乎是空间挤压形成的节点,串联了两个世界,但鬼魔却从未选择过这样小型的节点作为基地,直接跳跃至玄灵。
    而且这种隐秘通道,一旦受到攻击或强大的冲击,便会崩塌。前人在探索时,每发现一个隐秘通道,便意味着一个隐秘通道的终结。
    甚至有些人,明明出来了,却被隐秘通道崩塌的余波给重伤。
    数次探索,早已将可以找到的隐秘通道用尽了,为什么每次损失那么惨重,不就是因为没有了出口!只能在无尽的幽冥秘境之中,被鬼魔缠住!
    邰子回头看了看大坑方向,远处,圣地、五大宗门等势力的人员已赶了过来。
    呵呵,天塌了,自然有高个子扛。
    东方悠然,不知道你还能不能悠然,东方归鸿可是你最为器重的儿子,就这样埋在幽冥秘境之中,你要不要采取一点行动?
    那是上官云相吧,流星强者,嗯,也是,自己儿子与儿媳妇一起进入其中,现在天变了,你的脸色也该变了吧?
    五大宗门的长老们也赶来了,好吧,这些事就交给你们来考虑吧。
    脑子不是我邰子擅长的,回家陪老太婆去,哎,也不知道邰钰知道了这个消息会不会闹腾,要不要先下个封口令?
    邰子走了。
    宁小雪等人回到天门的时候,苏苏将调查报告递了上来,悲伤地说道:“通道崩塌与碎空石爆炸,引起了极为强烈的空间震荡、空间切割、空间乱流,导致方圆四十里内,包括三十名大乘期修士瞬间消失,形成了天坑巨湖,四十里至二百里内的生命,几近没有生命,尤其是低阶修士与魔兽,无一幸存。”
    “据不完全统计,这一次陨落的人数,至少有两万三千人,奇虫也陨落了五百余。受波动影响,一些房屋倒塌,造成了秦山附近不少凡人被砸被埋,大概,有三万余人丧生,伤者不计其数……”
    宁小雪眼神通红地看着这些情报,突如其来的变故,一瞬间就掠夺了五万余人的生命!
    灾难,来自于错愕的瞬间,没有任何提防的时刻。
    逝者已矣,生者如斯!
    这只是一个苍白的安慰,苍白到,连自己都无法直视。
    “小雪?”
    紫灵轻轻喊道。
    宁小雪勉强一笑,抓住紫灵冰凉的手,站起,目光冰冷地下令道:“告诉梢月,派遣一批木元素修士进入西灵,先行救灾。另外,告知美颖儿与叶小白,她们拿到了天门最高的许可,可以开战地冥蟒一族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