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藏谋 > 第0240章 但愿君心似我心
    萧楚泓左手指了指外面,苏蓁朝那边迈了几步,只见院中密密麻麻摆满了大箱子。
    苏蓁凝视着他,问道,“那些是什么?!”
    “家谱,并非纸张,大多都是竹简,先前存在库里,取的时候得小心些,容易散。”
    “啊?这么多?”
    “更久之前的在将军府。”
    苏蓁点头走向门外,右手五指并拢在眼前挥过。凌厉的掌风中夹杂着金色微光,木箱盖子全部翻起,无数卷竹简和小厮们手上的纸质家谱有序的飞向空中,整整齐齐,浮空定格,犹如乌云将院落上空完全遮蔽。
    族谱一页页自动翻阅,速度之快其他人只能听闻‘沙沙沙沙’的翻页声,苏蓁一目十行,飞速阅读完萧家族谱,每当她看完一本,族谱册子就会自动飞回原位。
    萧楚泓的手下们原本还对苏蓁心怀疑虑,甚至欲进行劝说,制止将军的‘开放’之举,但如今看来,将军慧眼识珠,定是早已看出了这少年的能耐。
    苏蓁仔细翻阅萧氏族谱,虽说这些加起来有数千年历史了,有些字迹虽模糊,但不难辨认。里面详尽记载了萧氏族人的生卒年以及过往事迹,却始终没发现有用的线索,甚至从未有人显现过狐妖特征。
    她的速度很快,近乎两盏茶的功夫,看完了数十本册子和上万卷竹简,待它们毫无破损的各归各位后,苏蓁揉了揉酸涩的眼睛,略显失望的叹了口气。
    褚墨宣和萧家若没有关联,萧楚泓口中的所说的羊皮纸卷,还有遗之精魄又怎会由萧家一代代传承?
    “方才那些你都看完了?”
    “嗯。”
    “那走吧,不然饭菜该凉了。”
    “好!”
    萧楚泓并没有对她再做出逾越之举,得到她的应声后,自然的牵起了她的手,苏蓁看着小厮们因惧怕而垂下头,不敢直视,她想挣脱,但萧楚泓手劲儿出奇的大......
    待他们从回廊转过拐角后,很明显听到了身后传来许多吁气感叹声。
    摸了摸耳垂,悄悄抬头看向他,“你就不想问问我为什么想看你家家谱?”
    “你想说自然会说。”
    “那你就不怕我心血来潮,一把火全给烧了?”
    “这些不过身外之物,在我萧氏一族的陵墓群中,包括战死沙场后死无全尸的衣冠冢,后辈都会将其事迹刻画出来。”
    向来想一出是一出的苏蓁忽然转移了话题,“等一下!我记得你们萧家祖训中有一条是男子不得纳妾?”
    萧楚泓脚步顿住,稍微犹豫后说道,“你是在担心你我无法孕育子嗣?怕我纳别的女子为妾?”
    苏蓁被他的话惊呆了,“不是不是!我其实是想问......”
    萧楚泓握着她的手收紧了些,“蓁蓁,当我选择劫囚车,对你道明心意时,就没想过要放开你的手。你先前试探的问我信不信自己是妖,那我来答你,我是妖也好,是人也罢。情之所至,情之所终,唯你一人。”
    “即使你的生魂被吞噬,也不会忘了我?”
    萧楚泓斩钉截铁的答道,“不会!”
    “那我若有中意的人呢?”
    “杀了她!我再自杀,赔你一命!如此,你便彻底忘不了我了!”
    “......”
    “蓁蓁,在我石化时,听见了你和那个名唤尹深的男子的交谈,你...很在意他?”
    苏蓁愣了一下,转而反应过来,“嗯!”
    “那我呢?我算什么?”
    “朋...朋友?”果然,她看见他眼里闪过怒气。
    萧楚泓强迫自己镇定,“我听见你说,我是你想保护的人,你会为我入黄泉找孟婆夺命。”
    “我...我当时是在气头上!”
    “你若不在意我,又何须同他生气?”
    苏蓁被他问的哑口无言,有些接不上话。
    “你的意中人......是他?”
    “当然不是了!你别瞎说,尹深心悦的姑娘明明是糜夭!”
    话刚出口,苏蓁就后悔了,但萧楚泓根本不在意尹深喜欢谁,只听闻前半句,就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、
    “萧楚泓!不是你想的那样!”
    “你既然没有意中人,何不试我一试?”
    “可是......”
    “没有可是,不如咱们立个约定,若我帮你洗脱清白,你则试着接受我?”
    “那我不答应呢?”
    “不答应我也会帮你,不过我依然会缠着你。”
    也太无赖了!这横竖有啥差别啊?!
    “你纠缠于这些私情作甚?你不报仇了?”
    “解决那些人,轻而易举,不过我还想继续深挖,找出真正的幕后主使者。”
    “还有人?那不就是余贵妃和和左相嘛!诶......听说你当初可是差点和人家丞相之女结亲。”
    萧楚泓左手忽然使力,将她拽进了怀中,“你再重复一遍?”
    苏蓁面上皮笑肉不笑,却狠狠在他脚上碾了几下,挣脱开他的手跳离原地,露出了灿烂的笑容。
    “好!那日后就劳烦萧将军罩着了!毕竟我如今也算是逃犯,无权无钱,又柔弱可欺。”
    萧楚泓忍俊不禁,这话旁人说说也就罢了,但从苏蓁嘴里说出来,可真不对味儿。
    “笑什么?你想反悔啊?”
    萧楚泓忽然靠近,抬手绕过苏蓁的后颈,将她强行拉回身前,咫尺之间四目对视......好香啊!
    眼见萧楚泓凑的越来越近,苏蓁狡黠一笑,如蜻蜓点水般在他唇角轻吻,趁着他愣住,又快速逃离,运起轻功转瞬到了数丈之外。
    萧楚泓摸着唇角,眼神从空洞到诧异,再到狂喜,笑容怎么都抑制不住,长廊外树上以及房檐上的暗卫瞧见这一幕,接连跌落了下来。
    苏蓁倚靠着朱红色柱子,轻挑眉头,大笑起来,“萧楚泓,我最厌恶不守承诺之人,但我可以给你一次反悔的机会,你可要想好了!”
    “我做的每一个抉择,都曾深思熟虑,认定你,就没想过要回头!”
    “哦,很好。”
    苏蓁忍住笑意点了几下头,扭头就走。
    “蓁蓁?你要去哪儿?”
    “你不是准备好了晚膳?你再不走,它就要跟我抗议了!”她指着小腹说道。
    “好,我们这就去!”
    萧楚泓心情大好,笑得合不拢嘴,揽住她的肩膀朝膳厅走去。
    苏蓁抚摸下巴,时不时悄悄打量着萧楚泓,没想到她竟还能看见他如此真实的一面。
    但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