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道身法祖 > 第293章 老淫贼
    角落里的小孔只有小孩小拇指那么长,如果不是仔细观看,很难发现。
    若尘风双目亮起神光,运转起了神目洞虚功,小孔内部残留着淡淡的金色灵息与金色痕迹,像是什么动物爬动过。
    “看来问题就出在此处。”
    若尘风指着小洞说道。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
    在朱德馨旁边,一名留着八字胡的中年人说道。
    中年人叫“姚潜”,乃是朱德馨的账房先生,跟随朱德馨多年,一直兢兢业业。
    他身穿一身长衫,与朱德馨同样是衣着朴素。
    “这个小孔这么小,并且我们宝库刻画得有克制杜绝妖骨化形的符箓,哪怕妖骨缩小化形,都应该无法钻进来。”
    姚潜道。
    若尘风道:“不是妖骨,是一种形如壁虎的异兽,叫做‘四脚吞金兽’,此异兽一次刚巧可吞万两黄金!并且能够施展出一种让人昏睡的秘技‘催眠金啸’,大概就是它利用这种秘技将宝库里守卫的武士迷昏,然后窃走黄金。”
    “四脚吞金兽?”
    宝库内朱德馨还有他手下武士们都没有听说过的这种异兽,露出惊异神情。
    “另外——”若尘风目光落在了朱德馨脸上,说道:“朱老板,这个洞极开的有讲究,刚巧避过了所有符箓的笼罩范围,应该是对这个宝库极为了解的人才做得到。”
    “符箓极为了解的人?”
    朱德馨心中一颤。
    因为他宝库的符箓布局,只有两个人知道。
    他目光落在了姚潜脸上,惊怒叫道:“是你?”
    姚潜脸色惊慌,叫道:“老板,别听他胡说!我没有!”
    若尘风道:“那只四脚吞金兽就藏在你左边袖子里,还会有假?”
    “抓住他!”
    朱德馨冷喝道。
    朱家武士飞快窜上,但姚潜袖中立即响起了散发出了一种诡异的尖啸音波,周围人除了若尘风外,全都东倒西歪,宛如喝醉般倒地,迅速陷入昏迷中。
    在姚潜袖子中,一双金色小眼冷冷盯着若尘风,姚潜也惊疑不定,只发现这名紫衣老道士周身包裹着无形能量,保护着他完全不受音波攻击。
    “射虚九层!”
    姚潜咬牙切齿地道。
    “你不是姚潜!你是何人?”
    若尘风神目洞虚功已看出姚潜脸上,竟戴着跟自己一样的“神隐面具”,面具下面是张俊美秀气的脸。
    “姚潜”微微一怔,眼神惊异,他脸上的神隐面具即便是控神神念都探察不穿,不明白若尘风是如何看破他的。
    忽然间,他想起了眼前老道士的身份,惊呼道:“对了,这是你们逍遥门的神目洞虚功!”
    若尘风越看“姚潜”的那张脸越觉得秀气,不像男子,她目光不禁往下,神目洞虚功立即看穿衣衫,看见了“姚潜”胸口缠着绷带。
    若尘风身体轻颤,目光如碰到火焰般立即收回。
    “姚潜”顿时意识到什么,慌张捂住胸口,羞怒道:“无耻!你这老淫贼!”
    若尘风这时候已经确定,“姚潜”原来是个女子,他轻咳一声道:“我只是看到你胸口绷带而已。”
    “呸!就是淫贼!就是淫贼!还敢狡辩?”
    她也不阻碍伪装,声音完全变成了少女。
    若尘风不再与她纠缠,声音转冷:“别以为转移注意力就能脱罪了,你才是那个窃贼,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    少女身体一僵,干脆摘下了面具,露出了一张娇小美丽的瓜子脸来,完全换了个表情,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,委屈巴巴地道:“我叫若烟霞,老道长,求您放了我好不好?
    我下次再也不敢做坏事了!”
    “你叫若烟霞?”
    若尘风神色古怪地盯着少女。
    “对啊,有什么问题吗?”
    少女眼睛里流露出纯洁无邪的光。
    若尘风再度打量少女容貌,瑶鼻挺翘,丹唇似火,眉眼如画,与若烟霞母女还真有几分相似,再看少女身形,柳腰纤细,身材颀长,一双修长笔直的腿格外惹眼。
    若尘风顿时明白这女子是谁了,他开口道:“你是若烟霞,那若轻舞是谁?”
    少女娇躯猛颤,她惊叫一声:“你、你、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?”
    若尘风无奈地摇摇头。
    若霖灵生有两个女儿,大女儿叫“若烟霞”,小女儿则叫“若轻舞”。
    若轻舞从小就古灵精怪,不喜欢在母亲身边,据说常年呆在身在黎国雍城的爷爷奶奶家里,就连若烟霞大婚她都没有回来,谁能想到现在竟然跑到青野国来当小毛贼?
    若尘风听若霖灵提过,她婆家是雍城里的名门望族,家里缺金少银是不可能的。
    按照年龄来说,若轻舞应该算是自己的妹妹。
    若尘风抓贼竟然抓住了自己的妹妹,还真是无巧不成书了。
    若尘风说道:“你把真正的姚潜怎么样了?”
    若轻舞道:“没怎么样啊,就关在他家地窖里。”
    见到若尘风露出一丝怀疑,若轻舞赶紧道:“老道长,这次是真的,骗你我是小狗!”
    “行吧!”
    若尘风道,“你把纳戒里偷的四万两黄金交出来!”
    “知道啦!”
    若轻舞委屈巴巴地道,转动纳戒,取出黄金,小嘴嘟着,好像若尘风才是那个强盗似的。
    “以后不许再做这种鸡鸣狗盗之事!”
    若轻舞心想怎么这老道士训斥自己,倒像是自己长辈一样,当然忙不迭地点头,赌咒发誓再也不敢了。
    “那你走吧——”若尘风语气放缓,“有空回若家堡去看看,你娘早就想你了。”
    若轻舞再也忍不住,惊异道:“老道长,你是我娘的朋友?”
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
    “早说嘛!”
    若轻舞露出笑容,“害得人家紧张兮兮的。”
    “谁跟你笑了?”
    若尘风又板起脸,“小小年纪,不学无术!下次再敢这样,我把你屁股打开花!”
    “你打我屁股?”
    若轻舞叫起来,俏脸涨红,心想你果然是个老淫贼,还一副道貌盎然的样子。
    想起这老道士的神目洞虚功拥有透视能力,忍不住又捂住了胸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