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婿 > 第206章 小不小,老不老
    凌若寒忍俊不禁,好像太奢华了些,这么大克拉的独钻,不是做发饰,就是做脚链。
    斜斜佩戴在凌若寒蓬松的卷发上,她对着镜子照了又照,开心不已,“我喜欢这种造型,轻奢款。要是钻石小点儿就好了,可惜。”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小点儿?”越阳不解问。
    “平时就可以戴啊,这种有点浮夸。”
    “什么珠宝在我老婆面前,都是瓦砾,何况,我喜欢有个美美的老婆。”
    “再美都会变老!”
    “那我也喜欢!”
    凌若寒被巨大的幸福包围,虽然没有惊天动地的爱恋,但这种踏踏实实的幸福,也让人沉醉,俏脸上一直浮现浅浅的笑意。
    当天晚上,越阳忙完后,接到了唐秀苏的电话,邀请他第二天中午一起吃饭,顺便把宝石的分成给他。
    不提这茬,越阳已经忘干净了。极品灵石让他入账四亿八,这点钱自动忽略了。
    “都过去这么久了,才想起来给我分成?”越阳调侃道。
    “钱的事情好说,但我犹豫要不要跟你见面。”唐秀苏的语气不带一丝感情。
    “在哪里?”
    “明月湖,怎样?”
    越阳有些犹豫,明月湖船上用餐,是华京的特色之一。但对于越阳而言,这里也充斥着看不见的风险。
    听不到答复,唐秀苏冷笑道:“既然你不放心,那就算了,我直接把钱给你。”
    “我去!但得晚一点过去。”
    “可以,我等你。”
    越阳最终答应下来,唐秀苏私底下拍卖珠宝的事情,盛英未必知情,只要没有盛英的挑唆,唐秀苏还是很规矩的。
    邀请相见,一定是有话要说,越阳放下电话,便给阿龙发去信息,明天在明月湖上吃饭,多安排几个人手。
    按时来到明月湖,越阳手搭凉棚,今天倒是个好天气,湖面平静无波,大中午的只有几艘四人电力船在附近游玩。
    “越阳!”
    一艘豪华游船靠岸,驾驶者正是唐秀苏。换了套吊带刺绣牛仔连衣裙,倒是让人眼前一亮。
    跳上船后,唐秀苏驾驶着驶向湖心位置。
    “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。”唐秀苏鄙夷道。
    “美人相约,怎么舍得不来?但我也得等老婆吃完饭,才能动身。”
    “看不懂你对凌若寒的感情。”
    “那是你没遇到对的人。”
    唐秀苏没有说话,将船开到湖心后停下,邀请越阳进船舱用餐。
    中间一张圆桌,平时可容六到八人用餐,两人相对而坐,空间还很宽裕。掀开网纱盖子,桌上已经摆满了饭菜,越阳数了数,足有十二个。
    虽不是山珍海味,但也是明月湖的特色,剁椒鱼头炸湖虾,香辣田螺凉拌藕等,还有当地产的原浆啤酒,很接地气也很惬意。
    “这么多菜,你想跟我聊到通宵吗?”越阳笑着打开酒瓶盖,给二人各倒了一杯。
    “我没请过客,不知道点什么,特色的都来点算了。”唐秀苏说话很实在。
    “总该知道说什么吧?”越阳点拨道。
    唐秀苏愣了下,举起酒杯,“越阳,谢谢你,我那块海蓝宝卖了二百三十万,到手也将近二百万。”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双赢嘛。”越阳碰了个杯,将啤酒一饮而尽,唐秀苏也仰脖喝光,鼓着腮帮子又给越阳添了一杯。
    “来,吃点鱼。”越阳主动给唐秀苏夹菜,她道了声谢谢后,笑问:“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鱼?”
    “不知道啊!我只知道你缺脑子,补补脑。”
    哼!
    唐秀苏将越阳的筷子打开,却还是夹了块鱼肉,连连点头,“味道不错,很鲜。”
    两人六瓶啤酒下肚,越阳暗中观察,唐秀苏酒量惊人,一点醉意都没有。察觉到这点,唐秀苏冷冷笑了,得意道:“如果你想灌醉我,就别做梦了。”
    “大白天,我还不糊涂。秀秀,看得出来,你挺在意那块宝石的,为什么还要卖掉?”
    唐秀苏微微一怔,没有回答,却拿起剩下来的少半瓶啤酒,一口气喝完,擦了擦嘴巴,便拿起手机给越阳转账。
    七十六万三千八百!
    越阳笑了,“怎么还有零有整的?”
    “我说过,五十万以上咱们分成。事实上,我应该多给你一些,如果不是你亲自设计,可能就要流拍。只是……”
    “你很缺钱?”
    唐秀苏对此事闭口不提,凄楚一笑,“以后等我有了钱,我会弥补的。眼下喝酒的钱还是有的,敞开了喝!”
    酒不醉人人自醉,吃到一半儿,唐秀苏突然发狠将筷子折断,扔到一旁。
    越阳将自己的筷子也扔到一旁,捏起一粒花生扔嘴里,“什么大不了的,离了筷子也能吃饭。”
    唐秀苏抬眼看了看,噗嗤笑了,又是一阵沉默后,深吸一口气道:“越阳,听我一句,别让凌小溪来尚美礼仪学校了。”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越阳脸色一变,“是不是小溪受到了什么伤害?”
    “还没有。”
    “还,是什么意思?”
    唐秀苏紧咬嘴唇,抱紧双臂看向船尾,半晌才说道:“盛英,不老实。我发现,旅游回来后,他去学校的次数很频繁,而且每次都有凌小溪的课。”
    “混蛋!”越阳猛地拍了下桌子,“他做了什么?”
    “还没有。”
    又是这句话,唐秀苏冷冷道:“但他总试图接近凌小溪,还买小礼物讨她欢心。你我都是成年人,他们并非亲兄妹,你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。”
    畜生!
    越阳双目赤红,差点把桌子给掀了!
    “小溪还是个孩子,而且她也瞧不上盛英。”越阳鄙夷道。
    “瞧不瞧得上,我不知道。但小溪不是孩子了,还学会了化妆。不得不说,凌家的基因强大,略施粉黛便已经是光彩照人了。如果凌小溪的美貌在华京排第二,那么排第一的,只有她姐姐凌若寒。”唐秀苏大有深意道。
    越阳陷入神思,不错,凌小溪卖了百万的宝石,手里有了钱,班主任就说过,她购买了不少高档化妆品。
    爱美是人的天性,何况凌小溪自身条件很好。
    “我当然不同意小溪再去,只是盛英很会来事,把我岳母哄得很开心。”越阳皱眉道。
    “小的不小,老的不老,也该小心点儿。”唐秀苏哼笑。
    只觉胸口一阵憋闷,越阳感觉十分不爽。在游轮,盛英就身穿睡衣去蓝雪舞房间,两人的实际年龄也不过差十几岁。
    “介绍家华京其他的礼仪学校吧。”越阳闷声道。
    “比尚美更好的,没有了。不过,可以去盛小圆那里,她是个正派姑娘。”唐秀苏说道。
    “小圆那里只教跳舞……”
    嘭!
    一句话还没说完,游船被猛烈撞击一下,越阳和唐秀苏双双被撞飞,重重落在甲板之上!